聯絡資料

地址:長洲大興堤路25號

電話:2981 0188

電郵:wyb-mail@hkedcity.net

傳真:2981 9467

首頁 學科天地 視覺藝術 正文

其他

中國書法
 
中國書法所用的文字,是世界上歷史悠久的文字,從它萌芽時期的仰韶文化算起,己有六、七千年的歷史;而有文字可考的歷史已有將近四千年了。它們隨著時間由簡單轉為繁複、由方正而變圓滑、由端正而趨於流暢。自古以來,書寫中國文字就要求勻稱美觀,因此它已不單是用來記錄事物,而且成為一種藝術。  中國文字的字體可歸納為七大類,包括甲骨文、金文、篆書、隸書、楷書、行書、草書。
甲骨文甲骨文就是用龜甲獸骨卜卦而刻於上面的卜辭,是殷商時候的文字。甲骨文字的排列自由,不像後來書法字的嚴謹,但筆畫的分佈卻十分均勻、架構平衡,保留有象形繪畫的型態,卻又經過重新安排筆畫而成的文字。
金文金文是指鑄造或刻鑿在鐘鼎彝器等金屬器具上的銘文,又稱為鐘鼎文,或吉金文。大多數出現在東周時期的銅器上,也有少數在商代和西周的銅器上出現。隨著時代及鑄造刻字方法的不同而有不同型態粗細的金文出現。現存於台北故宮博物院的「毛公鼎」、及「散氏盤」是這類銅器之中的寶器。
 
 
 
 
年代:西周晚期  名稱:毛公鼎
地點:故宮博物院,台北
說明:毛公鼎是中國二千八百多年前的一件宗廟祭器。它的內壁鑄有五百個字的長銘,是現存商周兩代七千多件有銘文的銅器中,銘文最長的一件。銘文的內容可分成七段,大意是說:周宣王即位之初,亟思振興朝政,乃請叔父毛公為其治理國家內外的大小政務,並飭勤公無私,又令毛公族人擔任禁衛軍,保護王室,最後頒贈厚賜,毛公因而鑄鼎傳示子孫永寶。由內容推測,毛公鼎應鑄於周宣王元年(西元前827年)時,其銘文是可凌駕於〔尚書〕的一篇西周真實史料,是研究西周史最珍貴的文獻,也因此毛公鼎可稱是舉世的瑰寶重器。(張光遠)
 
篆書篆書包括大篆及小篆。大篆是指秦以前的石鼓文。石鼓文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石刻文字。秦始皇時為一統天下,下令「書同文、車同軌」,由當時的宰相李斯詔令文字,就是我們所知的「小篆」小篆結體較為對稱統一,有一股均衡之美,大篆變化較多,結構大小錯落自由多變。
  習寫篆書可體會古文字典正淳厚的特殊意趣,並了解字形演化的源流。一般來說,篆書重視淳厚,因此下筆皆以逆入為主,結體亦以平正為宗。熟習篆書之後對於隸書的練習有直接的助益,也可矯正若干書體軟滑柔靡的習慣。為使篆書的學習有明顯的進階,可先選擇嚴謹平正的法帖,如楊沂孫、吳大澂等清代的篆書家法帖,進而可習寫吳昌碩、趙之謙、徐三庚等變化較多的法帖。
隸書秦人程邈為求書寫上更為快捷,改變篆字的圓滑均勻的筆劃而求平正,就產生了隸書。 隸書最明顯的特色就是橫畫中的起筆有如蠶頭、收筆有如鳳尾,相較於篆書,有著輕鬆飄灑的意趣。到漢代時公文書信上幾乎都用隸書書寫,東漢刻碑也是多用隸書,但是字的體態不完全相似,著名的碑體有《禮器碑》、《張遷碑》、《乙瑛碑》。  在練習隸書的材料中,可概分為漢碑的碑帖,漢簡的材料,及清代以來隸書家的法帖。漢碑中,可先取曹全碑習寫,以充分感受隸書扁闊秀逸的基本特質,再次臨寫乙瑛碑、、張遷碑、史晨碑等諸碑,深刻體會漢碑中樸拙沈厚的特殊風味。然後習寫漢簡墨跡材料,讓用筆自然流暢,可略去造作習氣。最後須臨寫清代諸家,如鄭簠、金農、鄧石如、伊秉綬、何紹基、趙之謙等名家之作。
楷書又稱「正書」、「真書」。是指端整的字體,它是由隸書漸漸演化而成的正規字體,它沒有隸書挑起的波磔,形體較為方正。開始萌芽於漢末,盛行於魏晉南北朝,唐代時最為鼎盛,這種字體一直通行到現在,在學習書法時經常成為基礎練習的開始,因為它的形體最為熟悉,而且一筆一劃練習端整之後,以後再學其他字體時則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古人曾將楷書分成唐楷及魏碑兩大體系,主要是其間風格有著很大的不同,唐楷象徵了楷書在文字發展上的成熟階段,因此結構謹嚴,用筆也較重視一定的法度,這種特徵與魏碑自由變化的風格差異是顯而易見的。由於諸多唐楷中的書寫規律較易領受,因此初學楷書的人常先習得唐楷的法度之後,再次轉攻魏碑變化多端的樣貌,使楷書能達到平正而不板滯,變化又能統一的高妙境界。
草書相較於行書更為便捷,幾乎成為簡單的字符,於漢初的竹木簡中即可發現草書的雛形,而到東漢時,在民間已十分通行了。草書姿態千變萬化,狂放自由,但又必須顧及書寫時前後文字的連貫、筆法及轉折,因此是十分需要基礎的一種書體。由於草書的簡化造形,使線條更自由地顯現其動感,這種線性的律動感,是欣賞草書時很重要的審美要素。 練習草書時,對於範帖的選擇可從法度較清楚的入手,如孫過庭的《書譜》或王羲之、王獻之的尺牘,漸次再臨習用筆變化較大或較率性的書帖,如懷素的《自敘帖》、黃公望、祝枝山、王鐸、徐渭等的草書作品
碑與帖在開始介紹之前,我們先認識一下「碑」與「帖」,碑與帖都是流傳後世的書法遺跡,我們習慣於合稱為「碑帖」,實際上是不同的東西。在古時候,我國的書法名跡,大都是被刻於石碑上,或是鑄造於金屬器物上,即使是到了漢魏以後,已有紙張的發明,但是為著記載歌功頌德的事蹟,也請了專精書法的名家書寫,然後謹慎的雕刻於碑石上,或精心鑄成銅器銘文。因為這些字都是由名家書寫,因而成為後人臨摹的對象。不過石製的碑刻或銅製的鑄造品,都是笨重的東西,於是古人就研究出拓印的方法,把字印到紙上便於攜帶。因為拓印的緣故,所有從石碑上印下來的字都是底白字。凡是用這種方法從石碑或金屬器物印下來的字帖,後人就稱之為「某某碑」。除了由碑石或器物上,捶拓下來的拓本,可做範本之外,事實上古人亦曾留下許多直接由墨跡寫於紙絹品上的佳作,其中不乏可做為我們臨摹學習的好範本,但在古時,並沒有照相印刷技術,於是這些紙絹的墨跡,就都先由工匠,把它刻於木版或石版上,然後再一張張的拓印,原來是白底黑字的墨跡,就由於刻版的關係,而轉變成黑底白字的字帖了。凡是用這種方法從紙絹印下來的字帖,後人就稱之為「某某帖」。